蛋黃醬可樂餅

最近超迷小單車♡
能遇到小單車是今年最幸福的事(*/ω\*)
基本雜吃系,但如果能与你喜欢一样的東西会很高興ww
坐標香港♪
快來和我搭讪吧2333

【真波生日賀文】調理坂道君的方法

注意:

※小学生文笔
※考试复習周抽空撸出的超超小短篇,質量不好請见量
※CP山坂





"坂道君。"

"嗯?“

"坂道君。"

"怎么了真波君?"

"坂道君!"

"所以就说怎么了?"

坐在沙发上的真波用手從背後圈着小野田的腰。聽到小野田的回应,真波一言不发。只是圈在腰上的手抱得更紧了。

他把臉埋在小野田的後背上, 用臉蹭了蹭,然後用悶闷的埋怨道 "坂道君你不爱我了。"

小野田聞言,一阵好笑不得。

"怎么这样说呢?" 小野田歪了歪头。

"坂道君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真波微微鼓着臉頰,生着悶氣。

可是自己今天确实好好的为真波君庆祝了啊,小野田不明所意。他扳了扳手指,首先今天找到前辈们一起给真波君惊喜,然后唱生日歌,和真波吃了自己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而且今年也没有和上年一样白目的用珍藏的湖鳥公主手办当生日礼物,真波收礼物时也很高兴......嗯,所以我应该沒有忘记啊?小野田君越发疑惑。

看着小野田一副疑惑的样子,真波更纳闷了。

"上年明明说好了今年坂道君在我生日时要叫我的名字的,因为不在乎我,坂道君才会忘记了。"真波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唉唉唉!!"小野田瞪大了眼睛,显然是剛才才记起。由於他被真波從背用力抱着腰,所以他看不到真波的表情。小野田心里很着急,卻有点手足無措。

"山.....山......"不行,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小野田感觉全身的熱力都涌上了臉,他不禁用双手捂著發熱的臉,遮不著的耳朵也变成了可口的嫩粉色。

真波吞了吞口水,強忍着舔一舔的衝动。

"坂道君。"真波声音中的哭腔变得更为明显,只是莫名多了几分沙哑。

"嗚,山......山岳君。"小野田用小若蚊子的声音问道。

"嗯?我聽不清楚坂道君在说什么呢。"看着怀中人在自己的逗弄下变得更慌慌張張,真波君忍俊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來。

"山岳君真坏心眼。"小野田扭过了头,作出一副耍别扭的样子。由於他剛才默念真波的名字太多次,所以直接叫了他的名字。但对于这件事,本人却毫无自觉。

聽到恋人叫自己的名字,真波君的嘴角禁不住往耳後咧。他用力把小野田往自己的方向拉,一时不察的小野田就这样跌坐在真波身上。

"真真真波君?!"小野田脑袋一片空白,进入了死机状态。

真波挑了挑眉 "不对哟小野田君,是山·岳!看来我要给坏孩子一个惩罚。"

真波翻身推到小野田,亲了亲觊觎已久的耳垂,在小野田双頰再次变得通红时,再俯身亲了小野田粉嫩柔软的唇。

" 膨!"一只甘甜可口的,只属於真波的红色坂道包子出炉了。



真波波生快~\(≧▽≦)/~

评论(1)

热度(18)

©蛋黃醬可樂餅 | Powered by LOFTER